当前位置:赢咖娱乐 > 平台公告 >

工作状态怎样 如何面对他人评价?入殓师这么说

时间:2019-04-07 22:35   编辑:赢咖娱乐
  在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贴身为每一位逝者化妆、入殓的是一群年轻的女孩子,她们每天的工作就是让每一位逝者能够体面的与亲友见最后一面。 点击进入下一页   入殓师:愿每位逝者都能体面离开   八宝山“青清女子工作室”总共有五名女孩,最大的刚刚30岁,最小的只有21岁。她们每天的工作就是为每一位逝者化妆、穿衣服、整理遗容。   曲杰是工作室里第一批女性遗体整容师,在遗体化妆岗位上已经工作了近10年。现在,怀孕几个月的她,主要负责年轻化妆师的传帮带工作,这一天,要化妆的逝者,面容有点特殊。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曲杰:住院时间长了以后他有时候会戴呼吸机,鼻子三角区这块有可能会有外伤, 修理的时候要注意一些,有的时候会掉皮。就是在上妆的时候要轻一些,不要再把它进行二次伤害。然后粉底的时候,要稍微盖得厚一些,把那个颜色遮住,那样能看起来稍微自然一点。   每天早上六点钟,天还没亮,这些年轻的姑娘们就在弥漫着福尔马林气味的工作室里,等着一具具遗体送来,逝者中男女老少都有,他们静静地安睡在这里,入殓师们精心地帮他们化好妆,整理好遗容,让亲属们见最后一面,做最后的告别。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曲杰:正常去世的遗体,我们就是自然安祥,然后让他体面地去见他的亲朋好友。要是像那种非正常(死亡)的,我们只能说尽全力,尽量恢复地让他看起来更加自然。   八宝山殡仪馆每天都要火化近百名逝者,也经常会遇到一些非正常死亡的遗体清理工作,有的是因车祸或火灾等意外不幸遇难,有的则是因各种疾病而离世。面对这些常人难以想象的惨烈场景,姑娘们要用化妆、3D打印等手段,尽可能的帮助他们走完最后一程。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曲杰:有的时候遇见那种腐败遗体,然后就是你给它处理完了以后,你就真的就像那个入殓师里边演的那个就是,你洗完澡以后赢咖娱乐,但是有的时候鼻腔里的那个异味,它依旧还存在,有的时候得有那么两三天才能下去。   常常不被理解 入殓师只能自己消化情绪   化妆室的外面就是告别大厅,工作的时候,姑娘们经常能听见亲属的哭声,亲属们悲伤的情绪有时候也会转嫁到工作人员身上。对于这些,“青清女子工作室”的姑娘们只能自我消化。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杨薇薇:特别认真去对待这件事,但是家属有时候的反馈呢,就觉得化得不像。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曲杰:(有一次)一个妈妈带着一个孩子,然后当时妈妈就指着我跟她家孩子说,让你好好学习,你不听,你以后你也干这个。   虽然经常被误解,也会受委屈,但工作的时间长了,这些每天都目睹着生死离别的姑娘们也会从这份特殊的工作中得到收获和感动。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董哲:我觉得我干了这个行业之后,经过了这么多生死,觉得人的一生其实挺短暂的,一定要珍惜眼前的生活。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曲杰:有一次我给一个老人化妆的时候,然后他头边有几个娃娃。拿起娃娃的时候,(看到)它的背后边,就是用布缝了一个小条,然后上面写的就是爷爷一路走好,然后说孙女想您。反正每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就觉得心里酸酸的,因为我觉得像这种家里的亲情,祖孙情,或者父女情,父母情什么的,我觉得就是希望大家好好珍惜。   十年前青清工作室成立的时候,选择这个职业的三个女孩子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其中最大的难题就是找对象,近年来殡葬工作已经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和理解,第一批的三个女孩子都已经结婚。   曲杰的丈夫 朱梓超:医生是救死扶伤的,我媳妇这个就算是送走的人最后一程吧,我觉得挺有价值的,人最后一面是我爱人给操办的。   八宝山殡仪馆化妆师 曲杰:一般孩子在填一些什么表的时候,都会说那个父母的工作单位,然后那个好多老职工都会写民政局,都不会写殡仪馆什么的,但是现在反正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填表的时候,我就是如实填,我倒是不忌讳这个。   我们从小到大,学过如何奋斗,如何追梦,却很少学习如何变老和面对死亡。告别仪式是逝者走到人生终点站的最后一刻,实际也是生者真实面对死亡的那一刻。入殓师努力将逝者的面容画的安详,让逝者可以更优雅和有尊严的离去;对生者来说,那一面,也是逝者留在生者心中最后的样子,是告别,更是努力接受和放下的开始。   衷心感谢几位姑娘的付出!有人说,人生就是迎来送往,但我们的传统观念里,似乎更会迎新,不擅长告别。清明节前夕,国内首部安宁缓和医疗公益宣传片《最后》闪亮问世,让公众直面生死,学习如何善终和善别,让生命更完整,更平衡。希望,和年轻的入殓师一样,让我们直视每个人的终点,为一个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人生而努力!